Section
祭奠宋教仁罹難百年:論民主的演變之極左與極右
(Publish Date: 2013-11-10 7:03am, Total Visits: 228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5)

今年是同盟会创始人宋教仁先烈不幸遇刺一百周年,一百年前先生为了实现民主制度,鞠躬尽瘁,倒在了血泊中,死不瞑目...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因为他的罹难,嘎然而止,一百年过去了,人民依然没有放弃对民主自由宪政的渴望与追求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民主的含义也发生了改变,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民主呢?在中国存在着很大的争议。

   众所周知,100年前最早提出内阁制的民主先驱宋教仁先生遇刺身亡,英年早逝,中国的民主宪政便被谋杀在刚刚萌芽的摇篮之中!

   因为,在中国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执政过民主制度,所以,没有人能够想象出执行民主制度的中国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?

    随着时间与社会背景的更迭,民主的口号从社会各个阶层均有发出,民主的含义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可,真正的民主到底是代表哪一类人群利益的民主呢? 是代表曾遭受剥削压迫的劳苦大众的平民民主?还是代表复辟的资本主义家族的精英民主呢?充满了迷茫与未知……

现有的海外民主运动者只是在抨击现有的砖制,并没有列出具体的方案,

民主变成了一句 内容空泛,概念模糊的口号!容易令人产生歧义!

所以民主在不同思想派系的人群中有着不同的诠释与解读!

最极端的例子是:极左与极右(其中极左的代表事件是“文革”;极右的代表事件则是“六四学潮”)

在极左的眼里:民主被指为,“精英”的民主,代表资本家等少数剥削阶级利益集团的民主,是否定共产主义理想,美化资本主义,全盘西化的民主!

在极右心中憧憬的民主,是公民权益,人权自由的民主,是民主宪政,多党执政的民主,是人人参与,全民普选全民公投的民主,是代表最先进思想和进步民意的民主!

依笔者看来,极左与极右,并不存在根本上,不可调和的矛盾!二者均有一个共同点:反帝反封建!推翻腐朽的封建王朝,建立一个美好的新中国!

二者的矛盾是由于概念上的混淆,与认识上的误差所产生的!

最根本的差别是两者所关注的侧重点完全不同:

极左思潮侧重的是“阶级与出身”,把广大人民分为:农民,工人,知识份子等不同成分,并人为的把,普通老百姓与知识份子划清界限,使二者成为两个对立的社会阶层!

但,事实上有必要这样划分吗?知识份子就一定是有钱有势力的富人吗?工农兵就不能经过学习,掌握知识后成为知识份子吗?知识份子就不属于老百姓吗?就一定歧视农民,只替本阶层说话吗?

   所以,根深蒂固的阶级烙印,阶级斗争扣帽子的标签(1957年约55万知识份子被扣上右派帽子)是极左思潮产生的根源。

极右思潮侧重的是“人权与自由”,宣扬人权超越国界(人权高于主权),反对砖制制度,反对阶级斗争,反对党国捆绑,反对将政治见解不同定性为犯罪!提倡言论评论,示威游行自由!提倡百花其放,政党轮流执政。

极左与极右在政治见解上并不存在水火不容的矛盾,因为,二者都在抨击现有社会现象,都在反对腐败,都号称替广大人民揭示真相和捍卫正义!

二者最大的分歧在于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,和对于毛泽东等领袖的评价!这两个焦点问题上。

极右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了批判,认为是逢迎统治阶级迂腐落后的愚民文化,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的丰功伟绩!

极左对来自西方的自由理念进行了批判,认为是鼓吹性自由腐化堕落的“糖衣炮弹”,并肯定了毛泽东“功大于过”!

二者在这一焦点上的对立,可谓针锋相对,硝烟弥漫!

极左被极右扣上“五毛”,“毛奴”的帽子!

极右被极左扣上“美狗”,“汉奸”的帽子!

显然,这些帽子都是对方扣上去的,禁不起仔细推敲。

我们要实事求是的看问题,不要乱戴帽子!

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!对于领袖人物应该客观公正的看待,既不能搞个人崇拜,为了美化形象面子工程,容不得半点批评;

但,也不能言过其实,矫枉过正,把一切负面后果,都归咎于毛泽东一人所致,对其进行歪曲诋毁!

对于,西方自由理念也应客观公正的看待,在民主进步人士心中的“自由”含义主要是指:政治见解的自由,新闻评论的自由,以及宗教信仰的自由!所谓:“鼓吹性自由,糖衣炮弹”这些词语,只是社会主义制度攻击资本主义制度的对外宣传台词而已,不必信以较真!

但,对于当今执政的中共而言,左右派皆不得宠!中庸派占了上锋!

中共,既打压左,又限制右!

打压左的例子是:近年来,诸多经典的左派网站被关闭!如“乌有之乡”

限制右的例子是:今年春,潘露因祭奠右派大学生林昭,打出“公民先驱,自由之魂”的标语后被强行送往精神病院!

要警惕右,但主要是防“左”——邓小平的这句话,成为中央对待左右派的指导思想!

既不走“封闭自守”的老路,也不走“改旗易帜”的邪路。

这就是现行中国“特色”的独有道路。

有人说,搞极左中国将变成朝鲜,搞极右中国将变成印度!

但是,假如我们继承宋教仁先生的遗志,也许中国变成的将是英国或者德国……